聯系我們

 

公司地址:浙江省衢州市高新園區春城路9號1棟

聯系電話:0570-3880818/0571-86584598

傳    真:0570-3880821
郵    編:324004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    址:www.zgnyss.live

新聞中心

氟利昂之后臭氧層的勁敵還有它!2026年清洗領域將完全淘汰HCFC


9月12日,清洗行業第二階段HCFC(氫氯氟烴,繼氟利昂之后被普遍使用的制冷劑。由于其對溫室效應的影響指數較高,也很快被列入了淘汰的名單)淘汰行業計劃啟動會暨替代技術研討會在陜西省西安市召開,會議就清洗行業的HCFC淘汰兩階段安排做出了總結和規劃。

一期淘汰計劃成就斐然

在我國,HCFC的消費子行業比較廣泛,且與生產生活息息相關,包括:一次性醫療器械(硅化和清洗)、金屬(清洗)、電子(清洗)和溶劑配置(提供清洗劑和醫用硅化液產品)。因而在清洗行業進行HCFC淘汰變得尤為重要。
 
通過不斷地加大淘汰力度,我國在“十二五”期間共淘汰5.9萬噸HCFC生產量和4.5萬消費量,消減HCFC生產能力8.8萬噸,超額完成了第一階段消減10%的履約目標。
 
其中清洗行業秉承消費淘汰、政策法規建設和替代品發展同步進行的指導思想,開展HCFC淘汰項目的同時,在行業內實行HCFC使用配額管理和備案登記制度,積極推動環境友好替代技術的研究和推廣應用。通過政策引導,技術示范,資金支持和宣傳培訓,清洗行業在第一階段實現了638噸HCFC消費量的淘汰。在淘汰HCFC的同時,實現年減排溫室氣體超過44萬噸二氧化碳當量。
 

一期淘汰計劃建立了高效的實施監管體制,形成了穩定的項目管理團隊和技術支持團隊,管理能力日漸提高;完善了HCFC淘汰管理相關政策和法規;建立和實踐了針對HCFC大用量企業的“單個淘汰項目”實施機制;同時使替代技術得到長足發展,選擇空間大大提高。

二期計劃有哪些新目標?

一期淘汰計劃的效果誠然顯著,但仍存在問題和不足。對此,環境保護部對外合作中心項目三處副處長郭曉林進行了總結:首先是企業參與淘汰的自主性不強,政府仍需要繼續強化和完善HCFC相關管理政策和法規;其次是HCFC淘汰活動的組織和實施效果不佳,這還需要地方環保部門、行業協會和技術支持團隊充分發揮其作用;再其次是宣傳力度不夠,應當持續營造有利于計劃順利實施的氛圍;最后,淘汰效率不高,所以在下一階段應強化對淘汰活動企業主要負責人在組織實施程序和管理等方面的培訓。
 
因此,接下來的二期計劃,我國還有硬仗要打。結合《蒙特利爾議定書》(全稱《蒙特利爾破壞臭氧層物質管制議定書》)加速淘汰HCFCs時間表和國家HCFC淘汰總體計劃,我國計劃于2026年在清洗領域完全淘汰HCFC的使用和消費。
 
鑒于一期淘汰計劃的經驗和基礎,二期淘汰計劃總體思路分為四方面:一是子行業或企業層次的投資活動為主導;二是開展多種形式的技援活動,以提供技術支持;三是繼續推出和完善相關管理政策和法規,以提供制度保障;四是做好項目管理工作,創新項目管理模式以提高投資活動的實施效率。
 

除了多管齊下保證二期計劃的順利執行外,我國還將繼續大力推動綠色低碳替代技術的開發和應用,加大技術創新和推廣力度,出臺《含氫氯氟烴重點替代技術推薦目錄》,修訂完善替代品標準法規,并通過產業政策、政府綠色采購、綠色產品認證、輿論宣傳引導等方式鼓勵和支持綠色低碳替代技術的研發和推廣。

十年淘汰還有哪些攔路虎?

當前,HCFC的消費種類主要以HCFC-141b為主,極少數企業消費很少量的HCFC-225。HCFC-141b是一種應用廣泛的非全鹵代氟氯碳化合物,雖然相比全鹵代的氟氯碳化合物其對臭氧層的破壞性已大大下降,但還是會對臭氧層有難以恢復的損害,因此全世界都在逐步減少其使用。根據《蒙特利爾協定》,HCFC-141b在發達國家的使用期限是到2010年,目前美國、日本等國已基本停產。在發展中國家如中國的使用期限可以到2040年,而我國已承諾將這一期限提前到2030年。
 
作為行業計劃的共同編制單位,來自北京化工大學的教授馮流介紹,在HCFC-141b的消費子行業分布中,消費形式多樣,集中在醫療和溶劑配置兩個子行業。其中,直接消費為60%,間接消費為40%。
 
當前,對于HCFC-141b的替代技術,除了需要不影響工人安全和健康之外,還對清洗對象和子行業有特殊要求。如對醫療子行業而言,需要有生物相容性、藥物相容性等;對帶電清洗領域而言,要求不易燃、耐電壓沖擊等。對此,目前已存在一些典型的替代技術,如KC6溶劑(以異構烷烴和硅氧烷為主要組成的混合溶劑,適用于醫療器械),但這種溶劑具有一定可燃性,需要進行消防改造,并且其沸點高,硅化時需要增加干燥處理程序;醇溶性硅油(適用于針和注射器產品),對設備改造小;氟烯烴類溶劑(適用于金屬和電子清洗子行業),無毒不燃,但是單獨清洗能力不足,且易揮發,所以對清洗設備和工藝要求較高等。
 
但總體而言,這些替代技術在設備改造費、替代清洗能力和實驗效果方面仍然存在不小的挑戰,而我國涉及清洗行業的企業多數是小規模企業,替代技術所需的運行成本較高,所以為了有效緩解多數企業的運營壓力,淘汰計劃將分階段逐步完成。
 
除了替代技術方面,在當前市場主要消費仍為HCFC-141b的情況下,我國仍面臨著不小難度。HCFC消費集中的醫療和溶劑配置的子行業,小用量的企業比較多,分布較為廣泛,這給淘汰計劃帶來了很大的挑戰。再者,有些溶劑配置企業自身也消費HCFC-141b,同時也以其作為原料配置產品,為其他企業提供類似溶劑產品,所以在淘汰方案設計的時候要考慮這部分的影響。
 

雖然多數企業面臨不小壓力,但是國家仍然也通過多種方式讓企業參與投資活動并獲得補助,主要是針對2007年9月21日前投產并使用HCFC-141b作為清洗劑或溶劑進行生產的企業。而資助標準的基本原則是不同子行業區別對待;同一子行業內部按消費規模遞減;計劃實施期內逐年遞減。在這些制度和政策的保障下,在下個十年期間,我國將有自信逐步實現HCFC的完全淘汰。

 

來源于“中國環新聞”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规则